是嘉靖不是嘉庆

是非もなし。
——
偶尔上线的混乱邪恶。
无雷点,好攻略。
一切同人禁止搬运。
无粮投喂绝不产出。
嘉隆万的隆万与我没有关系。
张居正/海瑞/织田信长
灵乌路空/八云紫
熜all熜/海嘉/结界组
音游/独立游戏
信长の忍び/织田肉桂信长
大明王朝1566/东方project
——
甚至没有人爱我。

严世蕃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原作: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妹有接!

你回话了 (喂 搞么子?)

你叫我等等 (你耳朵也聋了?)

你办完事就回家 (死远点!)

可是严世蕃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君父 去了西苑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内阁找了 工部也找了

连门口严嵩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京郊旁

(玉熙宫的君父真的那么可爱吗)

玉熙宫的君父真的那么可爱吗

那么可爱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二环内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

小赤佬你在哪里~

随便哪个神仙都好

带这个迷途的游子回家吧~

钥匙啊钥匙 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配一把……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配一把……!

重新配一把!!!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你就乖乖的 死在西苑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回来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不用回来了 你丫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你就乖乖的 死在禁宫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回来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不用回来了 你丫很忙的

(广告:配钥匙三元一把)

520快乐

“海瑞。”

黑袍人又一次念了他的名讳,他猛的抬起头来,一双眼有如利剑般直刺去那坐着的人身上。

那是他所不认识的人,那样的气魄与身量,如何看都不像是个普通的官员,如若不是严徐二党的人,那便只能是……。

他不敢想下去了,只是又将头低了下去。镣铐与镣铐之间拖拉出难听的摩擦音,入了那个黑袍人的耳朵。听惯了仙音的他,此时竟也毫不嫌恶,竟命人将牢门打开,把在里头跪着的那厮带了出来,旁人倒也识趣,将他带了出去后便退下了。

两张面孔于是就贴在了一处,在寒冷的诏狱中,温暖的气息打在各自的面上。海瑞虽觉着这样被钳制着下颌观赏像是在给狗相面,但碍于那人的身份,他并不敢多说什么。

直到黑袍人——也就是他的君父,说出了那句话:

“你那五千来字,究竟有几成真心,又到底如何证得真心……不必朕多言罢。”

不要光看嘉靖痛经啊,也看点续作啊,虽然没那篇震撼,但我也努力写了呀

Q:🤤🤤🤤🤤🤤🤤🤤🤤🤤?

😨😨😨😨😨😨😨😨😨😨😨

嘉靖漏屎

是夜,嘉靖帝被忽如其来的一阵腹痛惊醒,他撂下案上未干的奏章,提起道袍下摆匆匆奔向五谷轮回之所,在掀开便盆木盖的一瞬,他听见了布帛撕裂的声音,腹中绞痛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卸下重负的轻松感。

嘉靖一瞬恍惚,手松了开放任下摆落地,在不堪气味传到他鼻下之前,先解了下身衣物,望着一摊浸透素白布料顺着向下流的棕黄液体,他头一次感到了尊严扫地。

如今再唤人来已是赶不及了,光着屁股去拿干净衣物也不理想,在当值太监发觉异样前,他须动动他那颗把朝臣玩弄于股掌的大脑好好想想该如何应对。

在短暂的思索中,嘉靖帝脱了被秽物沾染的那亵裤,又把上身衣物脱了,堆了一堆让未被沾染的地方露在外头的衣料堆。他唤来在外间当值的黄锦伺候更衣,又吩咐把这衣物烧了去,还切不能叫外人摸着。

黄锦一头雾水地抱着这摊东西出去了,等他闻到那极冲脑袋的味道,已经是后话了。

突发奇想让太岳拿一下青龙偃月刀

不知道他能不能拿的起来诶

嘉靖打胎

嘉靖得知他怀上臣子的孩子这事,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与往常的沉香味不同,此时的玉熙宫里弥漫着一股独属于中药的苦味。吕芳跪在炉前,小心地用蒲扇引火,生怕火候大了或小了。这炉上砂锅里煎着的药正是用作打胎的东西。吕芳不忍主子五十的岁数还要遭生产之厄,如若主子在年轻个二三十岁,估计在这事上还能做什么劝解,可现在与以前不一样了。主子的身子,他是了解的,他得下这个杀手,也只能下这个杀手。

一注棕色的液体自壶中流入碗里,又吹凉了,再献给坐台之上的万寿帝君。嘉靖微睁开眼,一瞥那老太监的手,微不可闻地嗤笑了一声,抖拢袖子把碗接了来,一气饮下。

这太医院里的人还不至于太废物。嘉靖抚着已有反应的肚腹心道。